光明纪元 第五百七十一章 律的真正实力

所属目录:光明纪元    作者:血红
云厉君只经隐隐压制住了云霄君,但是他不敢出手击杀他!
  
  他们的父亲云君有感于历史上众多豪门贵族因为内乱而崩溃,故而重金购得一件从某个太古遗迹中得来的血誓盟卷。金合欢家族的所有嫡系族人都在这血誓盟卷上滴血立誓,发誓自己的双手永远不得沾上同族人的鲜血。
  
  云厉君可以击杀云霄君,但是如果他真的杀了云霄君,他也要被誓言反噬了灵魂。所以他只能压制住云霄君,尽力的拖延时间等律赶来,误杀’云霄君。
  
  长[木仓]犹如毒蛇一样在空气中扭转翻腾,云厉君面无表情的将长[木仓]编成了一张大网,牢牢的封龘锁住了云霄君的身形。[木仓]风带起低沉的啸声,宛如绳索一样鞭挞着云霄君’不断的消耗着他的斗气。
  
  慢慢的磨走云霄君的力气,等得律赶到了就能将他一击必杀!
  
  但是云厉君的美梦还没做多久,林齐突兀的闯入了他们的战团,一拳向他的面门轰了过来。云厉君吓得骤然一惊,他随手一[木仓]刺向了林齐的心口,然后仓皇的向四周看了过去一他看到的是自己身边最倚重的属下被分成两半的尸体,他看到的是那些惊慌逃走的铁杆心腹。
  
  云厉君气得嘶声怒吼:“你们都不顾家人性命么?”
  
  逃跑的杀手们脚步骤然一缓,他们当然明白云厉君的话是什么意思!
  
  林齐一拳打在了云厉君的[木仓]杆匕,一声巨响传来,云厉君被林齐的庞然巨力逼退了十几步,但是林齐也只觉得自己好像一拳打在了一堵铁山上,他的拳头一阵阵剧痛,指骨差点都粉碎了。
  
  圣器,毕竟是圣器,林齐的拳头虽然力量,他的肉龘体如今已经能无视普通魔法兵器的攻击。但是面对圣器林齐的身体还是太弱了一些,还不足以对圣器造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
  
  “杀了他们,将功赎罪我既往不咎!。"云厉君怒啸着带起一道寒光向林齐刺来,同时大声吼道:“杀了这小子,一亿金币的悬赏你们不想要么?我再私人加上一亿金币的赏格,只要杀了他们,我再加一亿金币!”
  
  云霄君嘿嘿笑着迎了上去,长戟一点,长[木仓]凝成的寒光轰然消散。云霄君的身体哆嗦了一下,他冷笑道:“云厉君,你为了杀我可真是不惜成本!你们都听好了,你们敢杀我难道就不怕我父亲知道这件事情,将你们满门灭绝么?”
  
  林齐紧随着云霄君冲了上去他连续几记重拳砸在了云厉君的[木仓]杆上,震得云厉君浑身乱颤,差点握不住兵器。阿尔达身形忽隐忽现的靠近了云厉君一柄刺剑诡异无比的向着他身上最不起眼的的地方一通乱刺乱捅。
  
  阿尔达的招数很下流,他不刺云厉君的要害,专门向着云厉君的耳垂、手指、脚趾等防范不周的地方乱捅。云厉君被林齐重击,被云霄君牵扯实在是对这些不起眼的地方防范无力。一不小心,云厉君的耳垂就被阿尔达刺了一剑一股淡淡的麻木感立刻从耳垂向身体其他的地方扩散来。
 云厉君心脏狠狠的一抽,阿尔达的刺剑上淬毒了!他急忙厉声喊道:“你们真的想死么?帮我杀了他们,你们才有活路!否则若是我今天胜了,你们都得死!如果是云霄君赢了,你们还是死!帮我杀了他们,这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因为重装战士被林齐用残酷的手段击杀,被吓得魂飞天外的杀手们犹豫了一阵,他们纷纷大吼了一声,转身向林齐等人杀了过来。一如云厉君所言,帮云厉君击杀林齐等人是他们唯一的生路。
  
  林齐冷哼了一声,他左手五指一弹,世界指环上的两个群体攻击灵魂法术同时发动。恐怖的灵魂冲击席卷四周,冲到近前的杀手们纷纷僵立,七窍中鲜血潺潺滴下,杀手们翻着白眼栽倒在地。
  
  云厉君惊慌失措的向后急退’长[木仓]在他身前化为一条青蛇牢牢的挡住了林齐等人可能的追杀。但是云厉君则则退了没有几步,他的屁股上突然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一哔哩哔哩突兀的从云厉君的影子里冒了出来,手起刀落在他的屁股上连捅了七刀。
  
  和阿尔达的刺剑一样,哔哩哔哩的匕龘首上淬了剧毒。
  
  云厉君只觉自己的半边脸颊已经没有了半点知觉,一股痒酥酥的快龘感正不断的从他的臀大肌向四周扩散。他自己和杀手日夜厮混在一起,自然知道越是厉害的毒药越是让人感觉到心旷神怡、感觉到舒适无比。他惊慌的大叫起来:“律大人,主教阁下,救命,救命啊!”
  
  云厉君突然后悔了,他不应该自大到这么早的冒出来。他自以为有了律的帮助,他能轻松的压制林齐一行人。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律会被一条驴子纠缠住,而他自己却受到了三个圣境和一个天位刺客的攻击。
  
  他这次带出的都是杀手营的精锐,那个重装战士更是他麾下的第一强者。按照常理说,想要灭杀一个圣境除非是十名以上实力相当的存在联手围歼才有可能,但是林齐居然一个人就强行击杀了对手。这就让云厉君的计划产生了极大的纰漏,甚至让他自己都陷入了危局。
  
  云君向他的子孙们颁发了格杀令,云君要求自己的子孙们出动手上所有的力量调查林齐等人的行踪,但是云君并没有让他的子孙们贸然的出手一—云君是想要自己亲手干掉林齐等人!
  
  可是贪功的云厉君错估了林齐等人的实力,他贸然的出手,导致自己被这么多人围攻。
  
  “律,律!主教阁下,这小子身上的好处,我可以给你六成!”
  
  云厉君顾不上面子嘶声大吼起来,就在这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林齐已经将他的长[木仓]打落在地,虽然林齐的拳头也被震得到处是血,但是长[木仓]落地后,云厉君再也没有力量阻止林齐等人的攻击。
  
  阿尔达拍打着巨大的肉翅在云厉君的头顶提纵飞掠,淬毒的刺剑不断向他发出诡异的一击。云厉君的两条大龘腿都开始发软发酸,嘎哩噤哩匕龘首上的毒药已经对他的行动造成了极大的负担。幸好云霄君心里还有点忌惮,他的长戟虽然舞得花团锦簇一般,但是并没有真个伤害到云厉君,否则的话云厉君就真的要哭了。
  
  生死关头,云厉君可顾不得其他,他声嘶力竭的向律求救。
  
  驴子抱着大石头狠狠的捶打着律的身体,律已经被驴子用暴龘力夯进地面七八米深。驴子身上的伤口正在缓慢的愈合,他身上的惩戒神炎正被一丝丝的吸入体龘内。驴子的身体似乎能吞噬一切,就连惩戒神炎这种极端的神属性力量都被他吞噬吸收。
  
  驴子骂骂呃咧的问候着律的男女祖先,翘着尾巴狠狠的挥动大石向下乱砸。
  
  “混龘蛋,你捅我捅徽荻爽是不是?”
  
  “孙子,你在我身上捅了一百多个窟窿!”
  
  “****的,你居然敢捅我?”
  
  “我干你亲大爷,我一定要让你明白,驴子的屁股是不能摸的!”
  
  驴子的眼珠变得通红一片,他龇牙咧嘴的殴打着律,巨大的山石已经被震碎了三块,现在他蹄子上拎着的大石是一块儿直径十米左右的巨石,也不知道他小小的身体小小的蹄子是怎么拎起这块大石的。
  
  律被打得鼻青脸肿,他整个身体都陷入了地下,但是他依旧大睁着眼睛,死死的盯着驴子。
  
  甚至律手上的长剑都没有脱手,他眸子里的圣十字纹章正缓缓的喷射龘出夺目的火焰。他低声的咕哝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啊!就算是号称拥有永恒生命的血罪一族,当他们的心脏被刺穿后,他们也将陨落。但是我则才起码三次刺穿了你的心脏,为什么你依旧活着?”
  
  “你到底是什么样的邪恶?来自上古的邪灵,你到底是传说中的哪一位?”
  
  “甚至我无法看清你身上的罪愆!到底是你的罪太重,还是因为你。。。不,不可能,你这样的邪恶存在,你怎么可能是无罪的纯。洁?一定是你的罪太沉重,导致我无法看清你的罪愆!”
  
  就在律的自言自语中,云厉君的惨嚎声远远的传来。
  
  “律,救命啊!主教大人,救命!我们是朋友,我们是这么多年的老朋友啊!。”
  
  律的脸抽搐了一下,他低沉的笑了起来:“孱弱的人类实在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间!真是废物,这么多人还收拾不了几个蝼蚁。。。那么,我主,我神,我拥有的血脉的开创者啊,解开我的枷锁,让我拥有我真正的力量吧!”
  
  低沉的神音从律的体龘内冉冉飘出,驴子举起一块大石狠狠的向律当头砸下,但是律轻描淡写的伸出了一根手指,缓缓的点在了大石上。
  
  ‘啪’的一声,大石在金色神炎的笼罩下化为一缕青烟飘散。
  
  律的身体突兀的从大坑内消失,驴子猛的扭头看向了自己的身后,但是律已经从背后贴近了驴子的身体。
  
  他一把抓住了驴子的脖子“咔嚓’一声将驴子的脑袋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金色的长剑带起一道寒光刺进了驴子的眉心,从他的尾巴根上刺了出来。
  
  “难道,你还不死么?"周身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可怖神威,律随手丢下了驴子小小的身体。

楚汉争鼎 造神 圣堂 穿入聊斋 萌娘四海为家 超级公务员 光明纪元 圣王 求魔 凡人修仙传 官家 神印王座 吞噬星空 将夜 独裁之剑 遮天 战天 长生不死 武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