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纪元 第五百五十一章 亲王殿下

所属目录:光明纪元    作者:血红
数十里外,山峰之巅,一裘黑衣的云君正端端正正的坐在一张纯金王座上。
  
  这张王座造型诡异,是一条身躯盘起来的三头冥蛇,它的蛇头高高昂起化为王座的靠背,扭曲的蛇身就变成了王座。三头冥蛇,这也是西方大陆刺客工会的标识。冥蛇行动无声无息,毒液致人死命,生命力更是惊人,又习惯蜷缩在PS影中,用来代表刺客是最合适不过了。
  
  数百名身穿紧身黑衣,大白天身体似乎都被一层淡淡黑气笼罩的男女看似零散的站在云君身边,这些人全部是刺客工会直属的精锐刺客团队,冥蛇之牙,所属。他们当中大部分是天位的实力,仅有的小部分地位刺客也都是地位巅峰的水准。
  
  金合欢家族在哈兰帝国秘密发展千年,和云帝领导的云氏一族不同,也许是天生性格的原因,云君更多的将精力放在了各和黑暗世界的力量上。杀手工会、刺客工会、盗贼公会,大陆黑暗世界最让人头痛的三大巨头都被云君一手把持,他就是这三大公会共同的太上长龘老。
  
  在云君之前,三大公会只是一盘散沙,内部也是大猫小猫两三只。并没有什么惊人的实力。在云君插手三大公会后,用千年时间将三大公会变成了三支组织严密、势力庞大、拥有惊人财富和武力的恐怖力量。
  
  手指轻轻的在王座的扶手上敲打着,云君惬意的笑着。
  
  “杜文这条老狗,还是很有用的。”
  
  “只不过想要吃独食,是会被崩掉牙齿的。”
  
  “这条驴子这么怪异,让杜文去消耗一点他的力量也好。”
  
  眯着眼看着正和杜文缠在一起疯狂撕咬的驴子,云君无比快意的笑着。他掏出了一块用紫色结晶制成的神符,手指一边轻轻的抚摸着神符上复杂的符文纹路,一边低声的咕哝道:“派人去四周盯着,不让要凯撒帝国的人或者当地教会的蠢货来捣乱。林齐是我的,那条驴子也是我的,那尊天启灰骑士,也是我的。”
  
  近百若刺客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迅速遁入了四周的山石、树木的PS影中。
驴子已经一顿乱打将杜文打翻在地,白色的神光笼罩在杜文的身上,任凭驴子如何乱打乱咬,杜文依旧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虚空中落下的白色神光正在慢慢减弱,杜文燃龘烧三分之一的鲜血换来的神力灌输就要结束,杜文身上逐渐冒出了一丝丝白色的神炎。
  
  “晨曦之挑,破邪!。”
  
  杜文突然怒喝了一声,他胸口喷出了一个硕大的雄狮头颅,伴随着一声惊天挑吼,一头体长数米的巨大白色火焰凝成的挑子冲天而起,将驴子打飞了出去。白色雄狮缠绕着驴子,白色的火焰在驴子的身上猛烈的燃龘烧着,驴子的黑毛被烧得冒出了青烟,大片黑毛被烧成了灰烬。
  
  晨曦之狮一击将驴子打飞到了三百多米的高空,随后杜文左手一收一放,一个怪异的神印打出,偌大的挑子轰然炸开,一团灼热的白光剧烈的扩散开,无数团人头大小的白色流火纷纷扬扬的洒落,在地上煽。出了一个个米许方圆的巨大窟窿。
  
  白色火焰焚烧过的地方,山石、泥沙都瞬间气化,大坑内干干净净的,就连一点儿残渣都不剩。
  
  一圈圈热浪从高空本涌而下,林齐张开手挡在了熊万金身前,用自己强壮的身体挡住了扑面而来的可怖热气。他身上的衣衫,呼呼,的燃龘烧起来,眨眼间就烧成了灰烬。林齐的头发也冒出了难闻的焦糊味,虽然他的头发和体毛也都经过了雷霆的淬炼,经过了白虎斗气的灌注,但是面对这么高温的气浪,林齐的头发和体毛也被烧得七零八落。
  
  阿尔达则是拦在了哔哩哔哩面前,他张开两对巨大的肉翅,宛如一堵墙一样护住了哔哩哔哩。白色的火光落在了阿尔达身上,他只是满不在乎的笑着,很风骚的抖动着身上强壮的肌肉:“这点火苗算什么?知道什么叫做强大,什么叫做完美么?我可以在岩浆里洗澡1这点火力算什么呢?。”
  
  一击打飞了驴子的杜文缓缓的站起身,他的眼睛里喷出米许长的白色火焰,嘴角挂着一丝狰狞的冷笑。
  
  “愚蠢的魔物,堕荐的生灵,你们怎会明白神力的强大?”
  
  刚刚那一击晨曦之挑的狂猛冲击,九成的威力都被等子承受,只有不到一成的力量散射开,就这散失的威力都几乎将方圆甲许的地面削平一层,如果这一击是命中林齐或者阿尔达,林齐有龙力精华的火焰免疫能力保护,更融合了火焰属性的神性,他应该还能幸存,但是阿尔达估计已经成了灰烬。
  
  空中的强光热浪逐渐飘散,一条浑身黑毛被烧得干干净净,皮肤被烧得黑漆漆的驴子从热浪中冉冉显身。悬浮在空中的驴子张口打了个喷嚏,张口喷出了一道燃龘烧着的血水。
  
  炽热的血水还没落地就被烧成了青烟,驴子眯着眼死死的盯着杜文,突然怪声怪气的笑了:“虽然这么做会让我的伤势更加严重1毕竟我是一条旧伤未愈的可怜驴子。但是为了大胸脯的妹子,我也只能把你干掉了。杜文是吧?你知不知道打人不打脸的道理?”
  
  驴子的眸子里透出了疯狂的凶光:“我的毛是这么的油光水量,我的毛发是这么的润法美丽,我这么可爱的一条小毛驴,你他娘的居然烧。光了大爷我的毛!孙子你这是在找死!”
  
  驴子化身一道黑影向杜文当头冲了下来,他举起右前蹄,狠狠的一蹄子闷向了杜文的脑袋。
  
  杜文冷笑着举起了权杖他高声狂呼道:“神的力量在我体龘内,我神与我同在,你。。。”
  
  杜文是瞄准着驴子的右前蹄下手的,他想要和驴子硬碰硬的来上一记。但是驴子虽然明明是举着右前蹄扑下来的,等得他到了杜文的头顶,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口巨大的石棺!
  
  是的,和沉睡着灰骑士的石棺一样的一口巨大的石棺。这口石棺上的花纹和灰骑士的那一口有所不同,但是这是一口同样精美、同样古老、同样巨大的石棺。杜文的权杖重重的砸在了石棺上,只听得‘当啷’一声巨响,杜文的权杖轰然爆开石棺上也被炸开了人头大小的一个窟窿。
 驴子怪笑着在石棺上狠狠的踏了一脚,石棺沉甸甸的砸在了措手不及的杜文身上。就听得一声巨响杜文整个人犹如钉子一样被敲进了地面,石棺平平整整的压在了地上,甚至还陷入了地下有两尺深。
  
  疯狂的咆哼声从地下传来杜文在嘶声怒吼:“你这头卑鄙无耻的驴子!”
  
  驴子翘着尾巴向一芳跑出了十几米,他回头笑骂道:“蠢货,孙,子,没见过你这么蠢的孙子!我会和一个被神灵灌输了神力的孙子拼命么?哪怕是为了大胸脯的妹子我也不会拼命!反正只要干掉你就行,你管我无耻还是有耻?”
  
  一道直径数米的白色洪流从地下冲起狂暴的热浪席卷四方,林齐和阿尔达等人都被灼热的气息冲飞了出去。那口巨大的石棺也被洪流冲起来足足有百多米高,杜文一手撑起那口石棺,龇牙咧嘴的窜了出来。
  
  “你们都去死!”
  
  杜文的身边出现了数百颗拳头大小的白色火球,每颗火球内都凝聚了庞大的晨曦神力。晨曦之神掌控了一切光明以及由此衍生而来的属性神力,柔和的晨曦聚集在一起,就是毁灭一切的晨曦神炎。杜文不惜代价凝聚的火球中隐隐可见乳白色的圣纹十字和神符在闪烁,驴子都不由得眯起了眼睛。这些火球每一颗蕴藏的威力就相当于一个圣士上阶神术的,数百个圣士上阶的神术同时轰出,就算是圣师巅峰的存在也不敢正面抗衡这样的威力。
  
  “孙子,起来砍人了,孙子!"驴手骂骂咧咧的叫嚷了起来。
  
  杜文一愣,他头顶的石棺盖子突然飞起,一抹黑影急速闪出,随后一道瑰丽的血色刻光突然穿透了杜文的心口。,噗嗤,声中,那道血色剑光连续九十九次洞穿了杜文的身体要害,杜文胸口出现了九十九个细小的透明窟窿,乳白色的火焰从透明窟窿内喷出,杜文的嘴角突然冒出了大量的鲜血。
  
  一名白发苍苍、面皮苍老宛如橘皮的老人身穿一套华美的礼服慢悠悠的从杜文身后转了出来,石棺重重的从空中落下,他急忙接住了石棺,然后很是惋惜的将石棺放在了地上,眼泪汪汪的看向了被杜文一权杖打出的人头大小的窟窿。
  
  “多好的一口棺材!。"老人悲泣的叹息着:“这是我睡过的最好的一口棺材!空间宽敞,魔龘力充沛,安静,而且造型华美。这是多好的一口棺材,这么好的棺材,怎么会有人舍得将它毁坏?”
  
  两行热泪从老人的眼眶里流淌了下来,他低声诅咒道:“这是对艺术的亵渎,这是对文化的践踏,这是对文明的糟践。。。不管是谁做出了这种可耻的行径,他们都必须受到惩罚!”
  
  死死的咬着牙,老人抬起头向周身神光明灭不定的杜文瞪了过去。
  
  “请问,是你破坏了这口精美绝伦的棺木么?你怎么忍心做出这样的事情?”
  
  杜文死死的盯着老人,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是谁?”
  
  老人微微一笑,他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躬身向杜文优雅的行了一礼。
  
  “柯伦巴鬼达尔维奇米亚向您致意。您可以称呼我,柯伦巴亲王殿下!”

楚汉争鼎 造神 圣堂 穿入聊斋 萌娘四海为家 超级公务员 光明纪元 圣王 求魔 凡人修仙传 官家 神印王座 吞噬星空 将夜 独裁之剑 遮天 战天 长生不死 武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