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纪元 第四百四十章 招收扈从

所属目录:光明纪元    作者:血红
放出金舵家族遇袭损失惨重的风声后,林齐在旅馆内舒舒服服的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林齐就带着阿尔达和哗哩哗哩晃悠悠的走出了小港,来到了城外十里的一处山林中。
  
  秃头而肥胖的酒吧老板正站在山林边,笑呵呵的看着林齐三人。
  
  林齐快步赶了过去,狠狠的瞪了那酒吧老板一眼:“希望你没有泄露情报出卖我们,否则的话,你知道你会受到什么样的报复!”
  
  说话间,哗哩哗哩好像不小心一样伸手按住了一株大树,一道黑色火焰从他掌心喷出,好好的一株大树突然坍塌,变成了一团黑灰堆在了地上。只是短短一眨眼的功夫,这株大树就被烧成了灰烬,却连一点儿火焰都没冒出来
  
  酒吧老板呆住了,他看了一眼哗哩哗哩,额头上满是冷汗的连连点头:“您放心,我做事是最妥当的,我怎么敢出卖您呢?哈哈,这是您的随从?他的魔法,可真强大!”
  
  哗哩哗哩被强行用魔法变成了人形,但是他小恶魔的形状就不中看,变成了少年依旧丑得离谱。他有一颗硕大的脑袋,脑门极大,下巴尖尖的像是一颗大头钉。他的眼珠子极大,几乎占了他整个面孔的三分之一。小小的鼻子,小小的眼睛,满口细碎的尖牙,加上他小、小的肩膀,小小的身体,小小的胳膊腿儿,看上去就是一个发育不良的畸形儿。
  
  就这么一副难看的德行,却有一手可怕的黑魔法,酒吧老板本能的将哗哩哗哩联想到了某些地狱的魔物身上、不得不说这个酒吧老板的直觉是很正确的,哗哩哗哩就是l个恶魔啊!
  
  “你懂就好!”林齐死死的盯着酒吧老板:“我们头儿办事,不希望有人插手。顺便问一句我要的人呢?都在里面了?都是好手?如果你敢糊弄我们,嘿嘿!”
  
  林齐也抓住了身边一棵大树,他手指轻轻用力,碗口粗的树干就被他硬生生拧断。
  
  酒吧老板的身体都哆嗦了起来,他诏媚的向林齐笑着:“您看,我怎么敢糊弄您呢?保证各个都是好手!都是我穿针引线,连夜召集来的好汉们啊!您看,也就是您找到了我否则谁也不能在一夜之间纠集五百个好汉啊!为了安抚他们我可是花了一大笔钱!”
  
  死死的盯着满脸馅笑的酒吧老板看了许久,林齐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金票丢给了他:“那么就是这样了。按照规矩,你的辛苦费就是这么点。等我们有了收获,找你出手货物的时候,你才有额外的抽成。现在你可以走了,如果你敢泄露风声,我杀你全家还是不难的!”
  
  酒吧老板一把抢过金票贪婪的看了一眼上面标注的一千金币的醒目字迹,他满意的向林齐连连鞠躬行礼然后再也不发一言,迅速的向港口的方向走去。接下来就没他的事情了,这都是林齐的活计。
  
  林齐带着阿尔达和哗哩哗哩向山林内走去,远处隐隐传来‘咄咄’的声音。
  
  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一阵子,前方有几块山岩挡住了去路在山岩边生长了几棵歪歪斜斜的大树,两个衣衫褴褛的彪形大汉正坐在树干上,手里把玩着闪亮的匕冇首。

林齐朝这两个大汉望了一眼,他们没有修炼斗气但是看他们粗壮的骨架子以及发达的肌肉,以及袒露的胸膛上那几条扭曲狰狞的伤疤,显然他们都是好勇斗狠的凶人。尤其他们眼角眉梢那股掩饰不住的凶悍之气,林齐总感觉他们身上透着一股子浓郁的匪气。
  
  一股子让林齐很熟悉,甚至有点怀念的匪气。
  
  ‘嘿嘿’笑了几声,林齐朝那两个大汉招了招手:“好了,下来吧,我,也就是你们的雇主来了!”
  
  两个大汉死死的盯了林齐一眼,他们慢吞吞的跳下大树,谨慎的向林齐这边走了几步。盯着身躯高大的林齐,容貌俊美宛如小白脸的阿尔达,还有矮小干瘪形容怪异却不安分的到处乱跳的哗哩哗哩看了一阵子,两个大汉同时咧开嘴笑了起来。
  
  “你们不像是做大买卖的人,但是谁管这么多呢?有钱的是大爷!雇主大爷,您请!”
  
  两个大汉学着高档酒店门童的模样,恭敬的鞠躬迎客,发出得意的狂笑声。他们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了满口残破的黑黄冇色大牙。他们牙齿呈这般颜色,是被烟草和劣酒污染了;他们的牙齿这么破破烂烂的,显然他们的脸上曾经被人连续的殴打暴揍过。
  
  林齐低沉的哼了一声,大咧咧的从两人中间穿了过去。
  
  猛不丁的,两个大汉的手一翻,他们同时出手,锋利的匕冇首凶狠的向林齐的软肋捅了过去。一个大汉狞笑道:“有钱的大爷,您的钱,还是让我们来。。。”
  
  话音未落,林齐犹如雷霆一样出手,双手分别掐住了他们的脖子,干净利落的捏碎了他们的喉结。‘咔嚓’骨裂声是那样的刺耳,两个大汉的匕冇首已经刺在了林齐的身上,但是匕冇首扭曲了,却连林齐的油皮都没有划丨破。
  
  缓缓松开手将两具尸体丢在地上,林齐笑呵呵的向前方山石后躲躲藏藏的那些人点了点头:“你们看,我是一个慷慨的雇主,但是我也是一个有原则的雇主。不听话的雇员,是会被我干掉的!”
  
  将两具尸体踢飞老远,林齐带着和煦的笑容走了过去,从几块山石中间穿了过去。他缓步走过了数十名面色复杂的狰狞大汉,慢慢的走到了一个林间空地边。
  
  这块林间空地上生满了绿色的长草,三五成群的彪形大汉或坐或站在那里,一个个吹鼻子瞪眼的,透着三分不服五分不屑以及一百万分的老冇子天下第一的气概。有几伙人相互之间看不顺眼,你朝我瞪一下,我朝你瞪一下,一言不合立刻出手殴斗,此刻数十个大汉正打成了一团,旁边有百多个汉子正在卖力的为他们加油叫好。
  
  “嘿,挖他的眼珠,蠢货,挖他的眼珠啊!”
  
  “扯他的耳朵,把他耳朵扯下来,混蛋,扯他耳朵你就赢定了!”
  
  “踢他的下冇身,你们这群废物,踢下冇身呀,让他们做不成男人!”
  
  “动刀,干嘛用拳头?是男人就动刀,弄死一个算一个,哈哈!”
  
  除了这些彪形大汉,还有十几个没什么姿色可言的青年女子正聚在一起张狂的笑着,她们身上的衣衫根本算不上衣服,只是几条巴掌宽的布条胡乱的挂在了身上。抛开她们不怎么好看的面孔,她们青春的身材还是很有诱冇惑力的,就有一群眼珠发红的男子围在她们身边,不断的爆出‘三个银币’、‘五个银币十个铜子儿,之类的价钱。
  
  林齐用力的拍了一下额头,这他冇妈的都是哪里来的一群王八蛋?
  
  如果不是看在这群人都是一个个身材高大肌肉发达的模样,林齐非要现在就跑回港口弄死那酒吧老板不可。他要的是能听指挥上阵杀人的暴徒,可不是这么一群乌烟瘴气的土匪。
  
  ‘嗷呜~~~,一声虎啸,忍无可忍的林齐运足中气,发出了一声狂暴的怒吼。
  
  一圈圈淡黑色的声浪呼啸着席卷而出,数十名距离林齐最近的大汉惨嚎着被声浪冲飞了出去,整个林间空地顿时变得静悄悄的,所有人都惊恐的看向了站在两棵大树之间的林齐。
  
  凶狠的目光在这数百暴徒脸上转了一圈,林齐手一挥,三口箱子‘咚咚咚’的掉在了地上。
  
  哗哩哗哩冲上去一脚踢在了这三口两尺见方的木箱子上,三口箱子倾倒,数千枚金灿灿的金币‘哗啦啦’一下洒得满地都是。
  
  四周数百暴徒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的眼珠骤然变得赤红一片。
  
  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维亚斯商业联邦这种富得流油的国家都有着无数的穷人,这些暴徒就是穷人中最穷困的一批一他们的钱来得快,但是花得更快,老百姓还有过夜之粮,这些暴徒却是钱到手就立刻吃喝嫖赌弄得精光,在场的数百暴徒,身上能拿得出三五个银币的都已经是彻头彻尾的大富豪。
  
  但是现在林齐一出手就是数千个金灿灿的金币,对这些暴徒而言,林齐简直就是世界首富级的大亨!
  
  “你们这群不成器的混蛋,我给你们带来了发财的机会!”林齐双手抱在胸前,狂放的叫道:“听我的话,跟我走,跟着我去杀人放火,你们每个人最少都有一千个金币的进账!如果不愿意跟我去发财的,你们可以每人拿三个金币给我滚!”
  
  众多暴徒的脸色骤然一变,死一样的沉默笼罩了整个空地。
  
  每个人至少一千个金币的进账?利润丰hòu,但是显然也无比的危险。
  
  一名身材矮小眉目中透着一股精明之色的男子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木箱边,他拿起了三枚金币,抬头看了林齐一眼,然后骤然加速向山林外冲去。
  
  但是他刚刚冲出不到两米远,哗哩哗哩己经冲到了他身边,一刀将他的脑袋砍了下来。
  
  林齐笑了,他大声笑道:“看,我撒谎了!真他冇妈的有趣,我居然撒谎了!”
  
  歪了歪脖子,林齐沉声道:“谁愿意跟着我发财?嗯?不愿意的,你可以拿了三个金币走嘛!”
  
  数百大汉相互看了一眼,他们眸子里凶光闪烁正想有所动作,阿尔达的身上却突然冒出了一道凝炼的紫金色斗气光晕。
  
  几乎是阿尔达运起斗气的同时,数百大汉同时跪倒在了地上。
  
  “老板,我们愿意为你去死!”

楚汉争鼎 造神 圣堂 穿入聊斋 萌娘四海为家 超级公务员 光明纪元 圣王 求魔 凡人修仙传 官家 神印王座 吞噬星空 将夜 独裁之剑 遮天 战天 长生不死 武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