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纪元 第三百三十二章 冲突

所属目录:光明纪元    作者:血红
收税!
  
  林齐突然抱着肚皮笑了起来,在黑渊神狱收税?林齐看着面前这几个吹鼻子瞪眼的彪形大汉,心里一阵的雪亮~就这几个垃圾货色,他们绝对不会是教会丢进来的异端。
  
  就这几个人的表倩,根本就是普通的市井流氓无赖混混,能够被教会当做异端丢进黑渊神狱的,怎可能有这样的混蛋货色?想来是他们的某一代先祖被丢进了这里,这些家伙都是那些人的后代吧。
  
  只不过,能够被教会投入黑渊神狱,可见这些人的祖上都不是易于之辈。但是现在这些人居然用收税当做借口来找林齐的麻烦,果然是一代不如一代!林齐一边笑,一边蹲了下去,他笑得肠子都痛了。
  
  几个大汉的脸色一阵阵的发黑,也不知道是否是近亲结婚的关系,这几个大汉模样生得差不多,而且脑子似乎都不怎么好用。看到林齐笑成了这个模样,带头的那个汉子不由得气极骂道:“收税,有什么好笑的?扎丽大人说了,从今天开始收税,你是被收税的第一人,你还不快点缴税?”
  
  林齐不知道扎丽是谁,就算是知道他也不会在乎。
  
  慢悠悠的站起身,林齐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凑到了那大汉的面前,手指轻轻的在大汉的胸口戳了好几下:“喂,兄弟,你确定你要向我收税?嗯,你们这税是准备怎么收?”
  
  大汉向后退了一步,他大声骂道:“离我远点,混蛋,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扎里大人的人!”
  
  狠狠的瞪了林齐一眼,大汉挺起胸膛得意的向四周的人扫了一眼:“扎里大人的妹妹扎丽大人说了,从今天开始,黑渊市集要收税!这个,卖东西的人要收营业税,买东西的人要收交易税。营业税嘛,是货款的一半,交易税么,也是货款的一半!”
  
  用力吞了一口吐沫,大汉看着那几个小心翼翼的灰地精大笑起来:“你们刚才卖了几个石头锅子,卖了一百斤肉?所以你们要拿出五十斤肉缴税。”
  
  然后大汉用力的拍了拍林齐的胸膛:“至于你嘛,你拿一百斤肉买东西,所以你也要交五十斤肉!”
  
  四周逐渐有人围了上来,渐渐的有人开始大声喧哗。一个浑身黑毛的牛头人举起了酒坛子大小的右拳用力的挥动着:“谁敢让我缴税?嗯?哪个混蛋散让我缴税?”一道蓝色的强光覆盖住了牛头人的身体,他放声破口大骂道:“扎丽那个臭娘们,昨天是不是整得她不够?今天我要干死她,她敢向我收税?”
  
  几个大汉的气焰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都认得这个牛头人,当这个身高超过三米的大家伙开始咆哮,大汉们就好像雷雨天的鸠就,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
  
  他们点头哈腰的向牛头人陪着笑脸,带队的那大汉谄媚的笑道:“啐果大人,您是扎丽大人的好朋友,我们怎可能找您收税呢?嘻嘻,我们只是找这些人收税嘛!您这么强大,您当然有免税权喽!”

四周的喧哗声越发的大了。
  
  黑渊神狱是什么地方?教会异端的集中营。这些异端当然也有一些是和林齐一样,还算是比较清白的被冤枉的倒霉蛋,但是更多的人,那可是实实在在不折不扣的恶棍。这些人要么个人实力强悍,外带心狠手辣;要么就是阴险奸猾,各种恐怖的念头那是眨巴眼睛就是一个。
  
  黑渊市集这里虽然是所谓的秩序者的领地,但是这些异端或者是异端的后人,哪里会真的守秩序?当牛头人啐果得意洋洋的抱着双臂在一旁吹嘘他的免税权的时候,其他的那些强大的异端纷纷暴走了。
  
  四周围观的数百人中,眨眼间就有三十几道天位斗气和两百多道地位斗气的光晕涌现:随后是一道道强大的魔法波动迅速的扩散开,甚至还有身披黑色长袍手里拎着几条兽肉的诡秘法师掏出了白骨制成的法杖,叽叽咕咕的对着几个大汉就开始释放诅咒。
  
  林齐早就窜到了人群中躲着,哗哩哗哩更是无比精明的藏身在了林齐的胯下。反正林齐的身材高大,哗哩哗哩只要蹲下冇身体就能藏在林齐的两腿之间。在哗哩哗哩看来,能够孤身一人干掉一条岩蜥蜴的林齐,那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悍的人型生物,拿来做盾牌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几个想要从林齐身上占便宜的大汉被数百名高手的气息锁定,就好像数百座大山压在了他们身上,这些家伙全部跪倒在地,哭天喊地的哀嚎起来。
  
  “不管我们的事,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啊!”
  
  “饶命,饶命!扎丽大人说了,这税是不会向各位征收的!”
  
  但是谁会听他们几个小人物的哀求?那个手持白骨法杖的诡秘法师轻轻一声冷笑,几个大汉的身体上同时冒出了无数的脓疮。在强大的气息威压下,他们身上的脓疮同时炸裂开,眨眼间他们就炸成了一滩脓血流了满地都是。
  
  那个法师的骨杖轻轻一甩,几条扭曲的灵魂阴影就向他的袖子飞了进去。
  
  一个拳头大小的白骨法珠从法师的袖子里飞出,灵魂被法珠吸进去后,白惨惨的法珠上顿时多了几条隐约可见的鬼影。
  
  就这时候,一个气急败坏的尖啸声传了进来。
  
  “谁敢动我的人?谁敢?”
  
  人群骤然分开,近百名身穿石片串成的甲胄,大部分手持石质大斧,小部分手持金属短刀的壮汉簇拥着一个身穿淡黄冇色长袍的羊头恶魔冲了进来。这个羊头恶魔胸前鼓鼓囊囊的,显然是一个雌性。
  
  和羊头恶魔扎里的丑陋模样不同,眼前的这个恶魔身材窈窕,身上的毛发也较为稀疏,那个脑袋虽然也是羊头,但是如果说扎里的脑袋是一个狰狞可怖的丑恶老山羊头,这个恶魔的脑袋就是刚刚出生的小绵羊头,看上去的确是顺眼了许多。
  
  “扎丽!”
  
  “羊头恶魔扎丽!”
  
  那些有着强大修为的围观者同时冷笑了起来,他们不仅没有后退,反而向前逼近了几步。而那些实力低微的围观者则是纷纷向四周逃窜,他们冲回了自家的店铺,小心翼翼的藏在了门后面。
  
  至于那几个卖了一套厨具给林齐的灰地精,他们早就将店铺的大门都关了起来,只是从门缝里小心翼翼的看了出来。店铺的门户都在哆嗦,可见这几个灰地精正吓得在门后颤抖个不停。
  
  羊头恶魔扎丽气急败坏的冲进了人群,她看着地上的脓血,愤怒的一跳两米高。
  
  “是谁杀了我的人?是谁?”
  
  刚刚那个牛头人啤果不耐烦的咆哮了起来:“骚娘们,少在这里叫唤,信不信待会我活活千死你?是你的人向我们挑衅,你要向我们收税?你有几个脑袋?是你大哥扎里的意思么?你们执冇法队要向我们收税?你们都想死么?”
  
  那些依旧留在原地的围观者都目光森冷的看向了扎丽。
  
  出手杀人,还夺走人灵魂的法师冷酷的笑了几声:“扎丽,王在的时候,执冇法队在市集里招摇嚣张一点,我们看在王的份上,也就忍了。只要你们兄妹两不要太过分,我们才懒得理会你们,毕竟我们都是被教会关进来的倒霉鬼,我们应该和平共处才对。”

怪笑了几声,这个法师瞪大了眼睛咆哮道:“可是王死了,我们可不用再给你们面子!一句话,你要收税,我们就弄死你!你这骚娘们的骨头我先预订了,我还正缺少一副骷髅奴冇隶呢!”
  
  扎丽张大了嘴,她畏畏缩缩的看了一眼四周凶神恶煞一样的众人,突然挤出了灿烂的笑容。
  
  “啊哟,你们都误会了!收税这个东西嘛,地位和天位的存在当然是免税喽!人位和普通人嘛,他们当然是要交税喽!还有地位和天位的诸位的亲朋好友,我们都不会收税的嘛!”
  
  嗤嗤一笑,扎丽骤然指向了林齐:“像这个小兄弟嘛,他一点斗气都没有,还带了这么多肉来市集上,要收税就是找他这样的人喽。我和大哥都是懂礼的人,我们怎么可能向诸位收税呢?”
  
  刚刚众人逃遁的时候,林齐却没逃跑,他还留在原地。
  
  现在扎丽将矛头指向了自己,林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现在自己的身冇份是囚犯,现在他是在蹲监狱啊!难道蹲监狱都不能让自己安安心心、舒舒服服的么”
  
  苦笑了一声,林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是狩猎队肥熊老板的人!”
  
  所有人都看向了林齐,啐果已经大笑了起来:“扎丽,这小子虽然弱了点,但是他是肥熊的人啊!”
  
  扎丽的眼波流转,她望了林齐一眼,突然噗嗤一笑。
  
  “可是,小兄弟,你这么弱。。。规矩就是规矩,你这么弱,你就要被收税,真是不好意思了!”
  
  林齐叹了一口气,然后他冲了出去,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扎丽的肚皮上。
  
  ‘嘭,的一声,就好像一面大鼓被擂响,林齐这一脚差点没把扎丽的身体给踹穿了,扎丽一口血喷出老远,贴着地面就飞出去了十几米远。
  
  扎丽带来的人全傻眼了,他们愣了愣,然后疯狂的向林齐扑了过来。

楚汉争鼎 造神 圣堂 穿入聊斋 萌娘四海为家 超级公务员 傲气凛然 光明纪元 圣王 求魔 凡人修仙传 官家 神印王座 吞噬星空 将夜 独裁之剑 遮天 战天 长生不死 武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