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纪元 第三百二十四章 教会的调查队伍

所属目录:光明纪元    作者:血红
“我的儿子还活着!”
  
  距离帝都伯莱利十几里的地方,宽敞的大道上,被竖起了一座用木头制成的简陋关卡。两个箭楼,一截木头护栏挡住了大道,加上一列粗陋的木屋,这就是关卡的全部。
  
  但是在这简陋的关卡旁的草地上,却矗立着一座前后三进规模不小的客栈。这座客栈通体用青灰色的巨石制成,看上去古色斑斓很有点年头了。几辆拉货的马车停靠在客栈门前,十几个脚夫正在洗刷驮马。
  
  身穿一套普通铁甲的黑胡子站在关卡后,手捧一块人头大小不知道什么材质制成的金色圆盘,正皱着眉头看着上面闪烁不定的点点星光。圆盘上雕刻了极其复杂的天象图文,盘面光泽深邃神秘,好像通向另外一个空间的大门一样,若是看得久了,就有一种灵魂会从眼睛里被吸走的怪异感觉。
  
  圆盘上有数百个闪烁的光点在移动,这些光点或者是白色,或者是紫金色,光芒都极其明亮。
  
  唯独一颗细小的血色光点在圆盘上若隐若现,时而发出强光,时而又消失不见,而且它的位置总是在圆盘上飘来飘去,把握不住它到底在哪里。黑胡子有点苦恼的叹了一口气:“不愧是教会防范最森严的黑渊神狱,观星盘连被放逐去了寒冰魔域的老冰都能锁定位置,但是却确定不了林齐在哪里!”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黑胡子将观星盘塞进了空间戒指内。他皱眉抱怨道:“这还是那小子刚刚生下来的时候,我就求大宗那老不死的取了林齐一滴心血,将这块定星盘和林齐的灵魂绑定了。就这样都无法确定林齐的位置,难道黑渊神狱并不在这个世界上?”
  
  站在黑胡子身边的沙心慢条斯理的用一柄小刀削着自己的指甲他懒洋洋的看向了大道远处:“没死就好,没死就还有希望救出来。不过我说老虎,你对斯坦恩说你离开帝都了就回去敦尔刻做你的良民百姓的,这才几个小时的功夫,你就跑来这里设卡你想要做什么?”
  
  不等黑胡子回答沙心又指了指那座巨大的客栈:“还有这家店子,看这店子起码也有几百年的历史这短短几个小时,你能建起这么一座客栈?”
  
  黑胡子冷口宁了一声,他用力的抹了一把胡子,看着沙心怪笑起来。
  
  “少废话,我来这里就是要杀人的!”阴沉的笑了几声,黑胡子咬牙道:“这口气还没消,还得多杀几个!至于这店子么,嘿,嘿,嘿嘿我黑虎家的事情,和你们狐狸家可没什么关系!”
  
  沙心耸了耸肩膀用力的将小刀狠狠的插进了护栏的木头栏杆上。他翻着白眼斜了黑胡子一眼,无可奈何的摊开了双手:“都说我沙家的人最喜欢藏东西,但是我总感觉你们林家才是我们当中最大的守财奴啊!这客栈我总觉得有古怪!”
  
  黑胡子没吭声,他只是掐着手指慢慢的计算着时间。
  
  圣辉大教堂被人血洗了一遍,阿尔法一个人是肯定无法承担这个责任的。教会肯定会派核心级的大人物来高卢帝国调查这件事情。但是因为阿尔法突然用定位传送阵强行突破帝国的扰空结界,直接出现在最高法院法庭的事情,高卢帝国用传信法阵向教会递交了言辞jī烈的抗议书。

 在这敏感的关头,大陆各国刚刚和教会达成某些协议,教会肯定不会再冒触怒皇帝的风险直接用传送法阵出现在伯莱利,他们只能从别的地方绕道。
  
  而距离伯莱利最近的、规模最大的教堂,就位于伯莱利南边五十里的一座中型城市‘黑林城,中。
  
  那些赶来伯莱利调查圣辉大教堂血案的神职人员,他们最有可能就是转道黑林城的传送法阵,然后从黑林城赶赴伯莱利。
  
  所以黑胡子告别斯坦恩后,一方面摆出了带着家族人手回去伯莱利的样子,实则他带着所有的精锐来到了城南十几里的地方设卡,挂出了帝国法务部的招牌,在这里拦路设卡缉捕逃犯。
  
  “圣辉大教堂死了这么多人,就算教会内部有什么权力斗争,几个小时的时间也足够他们派出一支调查队伍。”黑胡子看了看自己的手:“我也不贪心,我只是想要杀几个圣堂大主教出一口气而已。”
  
  “教会太强了,黑虎家族不可能和教会正面冲突,但是杀他几个狗腿子,这是没问题的!”黑胡子用力拍了一下沙心的肩膀:“所以,狐狸,这次还要你帮忙下手杀人呢。”
  
  沙心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用一种交友不慎的可怜目光斜睨了黑胡子一眼,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大道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毕竟这里是通往伯莱利的交通要道。短短两个小时,从关卡这里已经过去了数十个商队。在黑胡子的命令下,装扮成法务部执冇法官的雷奥带着一群属下将这些商队翻了个底朝天,有意无意的拖延着这些商队的时间。
  
  有着法务部鲜红大印的公文就挂在关卡最醒目的地方,这证明这座关卡是帝国法务部新设的抓捕嫌疑犯的重要机构,所以那些商队没有人敢口出怨言,更没有人敢胡乱动弹。他们只是老老实实的接受检查,任凭自己的货物被翻了个稀烂。
  
  一些随队的商人眼看检查的速度太慢,前面已经堵上了长长一条队伍,他们干脆就离开大道,走去了那座客栈里面喝茶休息。
  
  其中一些商人是经常走这条线路的老人,他们很是诧异于为什么这里会突然出现了一座客栈。但是他们心里的疑惑只持续了极短的时间,然后他们就理所当然的走进了客栈,尽情的享受起客栈里周到的服务。
  
  就在黑胡子第五次拿出定星盘观看的时候,前方大道上突然出现了三面白色的大旗。白色的大旗镶嵌着金边,旗帜上分别用金线、银线和血线刺绣了一个圣冠、一枚印玺和一支粗大的权杖。
  
  这是教会教宗厅的旗帜,这三面大旗就代表着有教宗厅的高级神职人员出现了。三面旗帜同时出现,代表着三位教宗同时派出了自己身边的心腹属下,起码也是一位圣堂大主教级别的人物。
  
  随后足足三百人的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簇拥着三辆马车行了过来。但是关卡前堵上了长长的一截队伍,他们在距离关卡还有两里地的地方就不得不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很快一名身穿红色法袍的主教在几个守护骑士的簇拥下快步行了过来,这位看上去能有五十岁出头的红衣主教愤怒的挥动了一下手臂,厉声呵斥道:“诸神在地上的代言人,所有信徒的领袖,距离诸神最近的圣徒,受众神光辉永远照耀的三位教宗的特使驾到,赶快让开道路,不要耽误了特使的重任!”
  
  那些正在被检查的商队成员纷纷跪倒在地,他们知道教宗的特使意味着什么。
  
  虽然大陆上各国联手,狠狠的从教会的身上啃了一块肉下来,但是这事情只有各国的高层才心知肚明。对普通的黎民百姓而言,他们根本不知道大陆各国刚刚和教会进行了一次隐晦的较量。
  
  在他们心里,教会依旧是高高在上不可违逆的存在,而教宗,一如这个红衣主教所言,教宗就是神的化身,是距离神最近的人,是一切信徒的精神领袖,谁也不敢在他们派遣的特使面首放肆。
  
  所以所有的人都筷了下来,虔诚的将额头碰触地面,除了黑虎家族的人。
  
  黑胡子摇晃着膀子大咧咧的走了上去,他用手狠狠的杵了一下挂在护栏上的法务部公文,没好气的嚎叫了起来:“教会怎么了?教宗的特使又怎么了?我们奉伟大的皇帝陛下冇身边最忠诚的臣子,帝国法务大臣的命令,在这里。。。缉捕逃犯!”
  
  黑胡子冷眼看着这个志高气焰的红衣主教,用力的将一口痰吐在了地上。
  
  “老老实实在一边等着,前面的人没检查完,轮不到你们过去!”
  
  红衣主教气结,他哆哆嗦嗦的指着黑胡子,就要破口大骂。黑胡子死死的盯着红衣主教,冷着脸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不要给教会招惹麻烦,这是我们皇帝陛下的谕旨。。。所有人,任何人,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身冇份,都要好好的检查一遍!”
  
  红衣圭教的脸色骤然一变,他深深的看了黑胡子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
  
  过了一会儿,三百人开外的教会队伍慢吞吞的来到了关卡边的客栈门前,三辆马车的车门打开,几个发须全白的老人慢悠悠的走下了马车。一共是六名身穿纯白色法袍,头戴冠冕手持权杖的老人,他们向关卡的方向看了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走进了客栈。
  
  不多时,客栈内原本在喝茶休息的所有客人都诚惶诚恐的退了出来,眨眼间走得干干净净。
  
  黑胡子咧开嘴,残酷的笑了起来。
  
  “怎么说的?我就说,这些神棍肯定会上当!因为他们喜欢摆谱嘛,他们怎么可能乖乖的坐在马车上等我们慢吞吞的检查过去?就算是等待,他们也要找个最舒服的地方才行!”
  
  沙心摇了摇头,低声的骂了一句:“到底我们谁是狐狸?”
  
  黑胡子诡秘的笑着,摇晃着膀子带着人向客栈走了过去。

楚汉争鼎 造神 圣堂 穿入聊斋 萌娘四海为家 超级公务员 傲气凛然 光明纪元 圣王 求魔 凡人修仙传 官家 神印王座 吞噬星空 将夜 独裁之剑 遮天 战天 长生不死 武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