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纪元 第三百零六章 深渊最下层

所属目录:光明纪元    作者:血红
‘咚’的一声闷响,吊篮落在了地上。
  
  被狂信徒架着走出了吊篮,林齐看到悬崖下是一个小小的城堡。这座城堡的面积不大,最多也就是一亩地左右的面积,但是城堡外的城墙很高,城墙很厚,城墙上密布着各种强力的战具。
  
  床弩,强弩,甚至是小型魔能弩机,大队大队身穿软甲的士卒站在城堡上,无比警惕的监视着不远处那些监牢内的动静。林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堵高有千米的悬崖已经杜绝了这些囚犯逃脱的可能,又何必在这里布置一座戍卫如此森严的战堡?
  
  难道还害怕有人抢夺了这座吊篮不成?
  
  摇摇头,林齐抬头看了上去。刚才在那悬崖顶部还看不清楚,到了洞穴底部反而能看得分明。在洞穴的正中,有一团金色的强光正熠熠生辉,散发出的光芒比真正的太阳弱了一点,温度也低了一点,但是起码能维持人正常的日常生活。
  
  甚至林齐看到脚下生了一层绿茵茵的小草,可见在这深处地下的洞穴中,因为这团金光的存在,生存条件还是不错的。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林齐发现自己身上的金色枷锁已经黯淡了许多,虽然还不能动弹,但是起码他能开口说话了。
  
  笑着向身边的狂信徒看了一眼,林齐笑道:“还不错,这里的环境,还不错!”
  
  几个狂信徒讥嘲的看了林齐一眼,一言不发的架着他向远处行去。走出了三里多地,在几列长条矮楼的后面,石壁上又是一个高有数十米的洞窟。这里同样驻扎着一群身披重甲的狂信徒。然后林齐又被简单的交接给了这里的人。
  
  “最后一层深渊!”
  
  几个身躯高大的狂信徒好像拎小鸡一样胡乱的拎起了林齐,抓着他走进了洞窟里。
  
  顺着一条向下的甬道不断前进,一路上大概每隔一百米甬道内就安装了一扇厚有米许的金属门。每次到了门前,这些狂信徒都要经过严格的身龘份验证,然后金属门才极其缓慢的开启。
  
  林齐计算了一下,从这些狂信徒来到门前,到他们开始验证身龘份,加上金属门最终开启,一共耗费了将近一刻钟。这一路上一共安装了八座金属门。仅仅打开门户就浪费了两个小时。
  
  林齐有点咋舌了,上面隔着千米高的悬崖,关押的囚犯已经很可怜了。到底是要多可怜的囚犯,才会被关押在这里?他不由得好奇的看向了身边的狂信徒:“这里就是最下一层么?”
  
  那狂信徒冷漠的看了林齐一眼。他一言不发的拎着林齐走了下去,根本没有回答林齐问题的意思。
  

“见鬼!”林齐无力的呻龘吟了一声。
  
  第八重金属门后面,赫然是一条宽有百米深不见底的地下裂谷。在这裂谷上,只有一条没有护栏的铁索桥架在上面。铁索桥的这一头,数十名手持大斧的壮汉正懒洋洋的坐在地上,显然是一旦有警,他们就会立刻剁碎铁链,让这条裂谷变成无人可以通过的天堑。
  
  而在这些壮汉身边。是整整五百名手持狙击弩的精锐士卒,他们整整齐齐的坐在地上,随时准备应变。林齐看着他们这模样都为他们觉得累,长年累月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保持这样的警备,除了这些宗教狂人,普通人只要在这里呆上两个月就会疯掉了吧?
  
  林齐被架着过铁索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
  
  以他如今的目力,他隐隐可以看到下方有无数尖锐的凸起,似乎是天生的、也似乎是人工造成的尖锐凸起上还挂着一些残破不堪的尸骸,显然曾经有人想要突破这座铁索桥,却被无情的打落了深渊。
  
  过了铁索桥,走过一个短短的通道。前方豁然开朗。
  
  和前面的那个地下洞穴一样,这里也是一个大洞穴,但是这个洞穴可就比上面的那个大了不少。这座洞穴长宽都在二十里上下,无数根巨大的岩柱牢牢的撑起了上面的穹顶。
  
  这些岩柱上都闪耀着魔法光芒。显然都经过魔法阵的加固。看到这些岩柱,林齐大致可以想象,这个洞穴原本没有这么大的面积,之所以会在地下出现长宽二十里开外的洞穴,应该是人工开凿的结果。但是人工开凿出这么大的洞穴,上方的岩层随时可能坍塌,所以只能用魔法撑起这些石柱作为支撑。
  
  这也让林齐想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如果这座洞穴中的囚犯想要暴龘动作乱,教会只要将这些岩柱上的魔法阵同时引爆,这里的囚犯全部得死,管你什么天位、圣境,被压在数千米厚的岩层下都只能是死路一条。
  
  狂信徒们架着林齐顺着洞穴边缘石壁上开凿的天桥向前行进,林齐也正好能大量这个洞穴的全貌。
  
  和上面的那个洞穴不同,上面的那个洞穴管理森严,而这座洞穴内除了驻扎一队狱卒外,石壁上的石洞没有安装栅栏,洞穴内的建筑也是东一座、西一座,乱糟糟的什么种族什么样式的都有。
  
  林齐甚至看到了十几个岩石泰坦在洞穴的角落里开辟了一个大石洞,他们正百无聊奈的坐在那里抓虱子玩。但是就在那些岩石泰坦的身边,一个浑身黑毛的壮汉正从一个身材极好、容貌秀美却生了一条狐狸尾巴的女子身上爬起来,气喘吁吁的大汉两条腿都在哆嗦,却无比谄媚的从那美女的手上接过了一个看似黑面包的东西。
  
  林齐傻眼了,这似乎是那个狐族的美女用一块黑面包嫖了这个壮汉?
  
  不等林齐想清楚这里面的关键,天桥下面一座小石屋内突然传来一阵声嘶力竭的嚎叫声,一个身穿黑衣的枯瘦老人踉踉跄跄的从石屋内跑了出来,举着双手向林齐身边的狂信徒大叫大嚷。
  
  “我不是异端,我不是!我不是那些该死的亡灵法师,我是一个大夫!一个有追求的大夫!”
  
  “我告诉你们,我那不是谋杀,我是在给那个可怜的病人切除病灶!他的那一小段肠子烂掉了,必须将它切除才能痊愈!你们这群无知的、愚昧的猪猡,我祝福你们教宗以下所有的神棍的肠子都烂掉!”
  
  几个身穿软甲的狱卒跑了过来,他们举起长棍对着那老人劈头盖脸的就打了下去。
  
  ‘砰砰砰砰”这些狱卒下手极狠,老人三两下就被打翻在地,哼哼的吐着白沫被架入了石屋。
  
  林齐叹了一口气,任凭狂信徒架着自己往前走。
  
  他看了看天空,这座洞穴的待遇可没有上面的好,这里的洞穴顶部只是镶嵌了数十团微弱的金光,看上去就和夜间的星星差不多。这里的光线也黯淡的很,如果不是林齐的视力极好,普通人在这里是看不出多远的。

那些狱卒在这里乱糟糟的插了一些火把,但是火把的数量也不是很多,根本不可能照亮这么大的洞穴。
  
  林齐依旧被带着向前走,林齐的心不由得沉了下来,如果这里都不是黑渊的最深一层,那么自己要被送去哪里?这里已经深入地下大概有三千米左右,难不成,他们真要把自己丢进去传说中的地狱么?
  
  在这个洞穴的尽头,通过一段长长的向下的、安装了十几重厚重金属门的甬道,前方是一个面积只有数里方圆的洞穴。但是这个洞穴被一道城墙分成了两段,靠近甬道的这一边完全就被改造成了一座防御力极强的堡垒,林齐注意观察了一下,这里起码驻扎了一万名精锐的战士!
  
  林齐不由得在肚子里破口大骂,在数千米深的地下驻扎一万名精锐战士,这种事情也只有教会做得出吧?再看看城墙上的那些防御器械,林齐再一次的没有了言语。帝都伯莱利的城防都比不上这里,这里的所有器械全部是以魔法能量为动力。林齐甚至怀疑,只要一次齐射,这里能够秒杀一头传说中的巨龙。
  
  被粗暴的从城墙内丢了出来,林齐被拖拽着走过了外面寸草不生的荒地,两里外,在正对着城墙的石壁上,一个高有近百米的石洞黑漆漆的,狂风带着寒气和热气正不断的涌出。
  
  很古怪的,这里的风带上来的不仅仅有阴寒刺骨的寒气,也有让人汗流浃背的热流,林齐难以想象,这个石洞下面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几个狂信徒拖着林齐进了石洞,向前行走了百多米,这里赫然是一个垂直向下的巨大洞口。
  
  狂信徒们异口同声的高呼道:“忏悔吧,罪人,愿神的光辉拯救你的灵魂!”
  
  然后一名狂信徒将林齐身上的魔法软甲粗暴的扯了下来,得意洋洋的塞进了自己的口袋:“罪人,在这绝望的黑渊中,你不需要这件东西。我救了你的命,你要记住这一点,这件魔法软甲,会让你丧命的!”
  
  大笑了几声,几个狂信徒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林齐就被扔了下去,他身上的金色枷锁也正好在这时候悄然崩解。林齐手舞足蹈的向下飞坠,但是他不会飞,四周也没有任何可以抓攀的东西。
  
  幸好下面有一股狂风不断的吹上来,这股冷热混合的狂风力道极强,林齐的身体硬是被狂风顶着,只是慢吞吞的飘落,而不是直接的摔落。林齐计算了一下,他坠落的速度也就是和平日里不行差不多,应该不可能摔死自己。
  
  向下坠落了大概五分钟,林齐摔进了一片滚烫的热水中。林齐被烫得嗷嗷惨嚎,然后一条巨大的手臂伸了过来,将林齐从水里一把捞起。
  
  “哦?有新人来了?”

楚汉争鼎 造神 圣堂 穿入聊斋 萌娘四海为家 超级公务员 傲气凛然 光明纪元 圣王 求魔 凡人修仙传 官家 神印王座 吞噬星空 将夜 独裁之剑 遮天 战天 长生不死 武动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