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纪元 第二百零四章 林齐的暗棋

所属目录:光明纪元    作者:血红

  沙哑的公鸭嗓子一响,林齐就趴在了地上一滚,恩佐和于莲麽右一翻,他们身体附近正好有几块嶙峋的黑石头围成了一圈,他们往那石头圈子里面一藏,这就是一个再完美不过的掩体。
  
  维克更是向雪地里一趴,他的身形就渐渐变得黯淡模糊,黑夜笼罩四周,就连眼睁睁看着他趴在地上的林齐都看不清他跑去了哪里。林齐得意的笑了,现在他们有钱了,维克也从帝都的盗贼公会里购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有些东西是会让人吃大苦头的。
  
  林齐活动了一下刚刚接上的那条手臂,肩膀还有点酸痛,但是并不影响战斗。林齐深吸了一口气,是好是坏就看眼下了,干掉了这个公鸭嗓子,自己不仅会有一大笔收入,而且还能帮龙城彻底完满了这次西方之行。
  
  龙城也丢下了背后的大包裹,他缓缓活动着双手,又是一大口殷红发黑的血吐了出来。
  
  轻轻的咳嗽了几声,龙城缓缓吐了一口长气:“江永?你这阉货可有胆子露面了?”
  
  ‘桀桀,怪笑声是那样刺耳,伴随着沙沙脚步声,身穿青色长袍,外罩黑色披风,头戴青色高顶帽,帽子上趴着一条银质毒蜥蜴的江永带着十六名青衣太监缓步走了出来。江永腰间悬着一柄长剑,他单手按在剑柄上,昂首挺胸的,大有大将军的气概和威风。、
  
  只是他身后跟着的不是百战雄师,而是十六个低声下气低头弯腰的太监,他的气概和威风就不免打了一个大大的折扣。
  
  林齐他们所在的是一个直径大概有百米左右的圆形洼地,林齐一行人躲在洼地的正中,江永带着人就不免走下了洼地,缓步来到了他们身前二十多米远的地方。
  
  随着江永他们缓步走下,一名身穿淡金色长袍的女子也带着数十名战士走出,这女子面罩黄金面具,背着一柄奇形长剑剑身起码有两米长,却只有一根手指宽。寒风卷动了女子的长发,一丝丝的长发随着狂风乱舞,发丝犹如琴弦发出了‘嗡嗡,鸣声。
  
  龙城笑了,他很是恶毒的斜睨了一眼那名长剑女子:“江永,你什么时候开始勾搭女人了?救你这个阉货,给你一个女人你又能怎么样?你是怎么勾搭上她的?靠你的手指呢,还是你那条舌头?”
  
  江永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指着龙城厉声咆哮:“龙城,你你,你怎么也是我帝朝大将,你母亲更是天潢贵胄,血脉贵不可言。你的言辞怎能如此污秽下流?  
  “啊呸!”龙城冷眼看着那个给了他极大威胁感的女子,冷声笑了:“你们都想要我的性命,我还不多骂几句?我说娘们,你这么卖力的给江永帮忙,到底求了个什么?这阉货可没有那条物事他是没办法在床上满足你的。不如你和大爷我好好的试试?”
  
  江永的脸气得发青,青得发白,浓郁的紫气从江永体内扩散开他的双手骤然变成了那种诡异的透明宛如水晶的模样。
  
  但是比江永出手更快的是那名叫戒的长剑女子,龙城的污言秽语让她难以承受,她愤怒的长啸着,化身一团金色的烈焰向龙城撞了过去。没有动剑,被龙城气得眼睛发绿的戒只是抬起了右手,将右肘横在了胸前,宛如一柄攻城锤一样撞了过去。
  
  戒对自己的力量很有信心,这是来自于神的力量。而且龙城正在咳血,他正在大口大口的咳血,看他咳出来的血浆都带着黑色显然他的内脏也受到了重伤。
  
  这是合情合理的,龙城被地龙骑士接连击伤,又被一个死灵术士袭击,他不受伤才真是没天理了。内腑重伤,龙城十成实力最多也只能发挥出一成。用最快的速度击杀龙城,然后将他的头颅交给那个身上带着尿骚味的江永趁着他高兴的时候,一剑斩杀了他。
  
  比丘斯的指示很明确,击杀龙城和江永,不让任何一个人离开帝国。
  
  戒的眼睛变得炽热如火,她嘶声大喝着:“卑微而污秽的罪人,让神的惩罚净化你的灵魂,净化你的肉体,净化你的语言,你这个……
  
  戒距离龙城还有十米远,这点距离她只需要十分之一弹指的时间就能冲到。戒使用的战技是教会惩戒神殿秘传,她曾经用这招数一肘击杀了一头还没成年的北方异族强横无比的冰霜泰坦。虽然还没成年,但是那冰霜泰坦也有着天位中阶的实力!
  
  龙城接连重创的身体不可能承受自己的打击,戒的眼里闪耀着夺目的神炎。
  
  戒带来的金甲战士有四十多人,他们迈着整齐的步子,组成了一个半圆阵向林齐这边冲大步走了过去。他们想要生擒活捉林齐一行人,这是戒的命令。她要拷问林齐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这些人显然是帝国的子民,也许能够将他们的口供和拉图斯、玛瑞斯牵连上
  
  任何有利比丘斯,或者有可能有利于比丘斯的事情都是戒非常乐意去做的。
  
  林齐眯着眼看着疯狂冲击的戒,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惜了。
  
  龙城开始闪避,他横移了三步,背靠着一块黑色的山石站定。他怒视着戒大声喝道:“虎落平阳被犬欺,母狗,来吧,来吧,来吧!”
  
  戒气得浑身直哆嗦,体内奔涌不休的神力都差点大乱。龙城叫她什么?世间怎么可能有这么粗俗无礼的人,他怎么敢用这种下流的词句称呼一名高贵的神裔?
  
  戒的身体随着龙城的横移向一侧挪动,她竭尽全力向龙城冲刺。她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了肘尖,她这一击不仅仅要击杀龙城,还要将他的身体击碎。这个该死的混蛋,只有粉身碎骨才能洗清他侮辱一个神裔的重罪。
  
  距离龙城还有五米,戒的脚重重的踏在了地上,然后她脚下的地面突然发出了一声奇异的轰鸣。
  
  一支套着重甲的大手破土而出,一把抓住了戒的小脚丫。那只手是那样的巨大,戒的小脚几乎还没有那手掌的一半长。巨大的手掌死死的抓住了戒的手,戒只觉脚脖子一阵剧痛,向前急冲的她差点就扭断了自己的脚。
  
  一根巨大的狼牙棒呼啸着从地下破土击出,这根狼牙棒巨大无比,寻常男子的大腿都没这么粗大。狼牙棒上喷吐着炽热的火焰,散发出强烈的魔法波动,这是一柄威力强大的魔法兵器。
  
  但是最要命的不是这根狼牙棒上的魔法,而是它的重量!相当于十头公牛体重的重量!
  
  戒发出了惊恐欲绝的惨叫声,她收势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狼牙棒重重的砸在了自己的腰腹之间。就算是神裔,就算是强大的天位骑士,她的肉体毕竟只是凡人之躯,她的肉体能承受普通兵器的劈砍,但是魔法兵器,这是魔兽都难以承受的神兵利器。
  
  血水从戒身上的每一个孔洞喷出,她浑身毛孔都喷出了细细的血雾,她张大嘴想要吸气,但是这一击差点将她的身体锤扁,她用尽了所有的力量也无法吸进哪怕一点儿空气。戒想要惨叫,但是体内一点空气都没有,她怎么能发出半点儿声音?
  
  幸好戒在仓促间捏碎了一颗挂在袖子上的金色宝石,一圈浓烈的神光笼罩了她的身体,她死死的咬紧牙齿,伸手握住了剑柄,剑光骤然一闪,她的剑循着一个诡异的角度向下一撩,将自己被那大手紧紧抓住的脚掌一剑劈下。
  
  淡金色的羽翼从戒的身后涌出,她就要借助羽翼的力量冲天飞起,但是龙城已经身形一闪到了她面前,两人的面孔都几乎贴在了一起。诡异的向着戒一笑,龙城手上有血光闪烁,泣魂斩呼啸而出,轻轻的抹过了戒的脖子。
  
  一道金光想要冲天飞起,但是龙城这次已经有了准备,他的左手拍出,一道青色龙影飞出,张口就将冲天而起的金色光柱在离地三米的高度拦截了下来,将它一口吞了下去。
  
  眼看龙城左手有青色龙影飞出,江永吓得魂飞天外:“龙城,你,你,你居然不是随身携带血灵青龙戟,你居然已经将血灵青龙戟炼得‘人器合一,!混蛋,你不是才天位中阶?”
  
  龙城发出了得意的笑声,一道辉煌瑰丽的紫金色光芒突兀的笼罩了龙城全身。
  
  “你这阉货,我的元气修为的确只有天位中阶,可是我的灵力修为,已经是天位巅峰!嘿嘿,若不是想要灵武同时突破圣境,我早就跻身圣位!不过如果真是这样,你家那蠢货主子,还敢和我打赌么?”
  
  江永急促的叫了一声,他转身就逃。
  
  但是他刚刚走出没两步,一条扭曲的黑影突然从他身边浮现,一柄奇形大镰刀带着一丝恶魔一般的呼啸向江永当头斩下。这柄镰刀带起了一条黑色弧光,带起了大片黑色的烟雾,淡淡的黑烟中,隐隐有一个扭曲的魔鬼头颅在嘶声狞笑。
  
  江永挥剑挡住了镰刀,他正要大声呼喝,龙城身后的土地已经炸开
  
  一尊犹如魔神的庞大身躯穿着厚重的铠甲飞起,莉莉大婶的咆哮声震得地面都在颤抖。
  
  “谁也别想在莉莉面前欺负小少爷,你们这群瘟鸡崽子,乖乖的让莉莉大婶打破你们的脑袋!”
  
  整齐的脚步声传来,雷霆带着三百名身穿软甲的战士从四面八方冲出,他们的手上都端着清一色的军用制式破甲弩!
  
  一声令下,箭矢如雨,戒带来的数十名劲装战士在箭雨中嘶吼惨嚎,纷纷浴血倒地。

楚汉争鼎 造神 圣堂 穿入聊斋 萌娘四海为家 超级公务员 傲气凛然 光明纪元 圣王 求魔 凡人修仙传 官家 神印王座 吞噬星空 将夜 独裁之剑 遮天 战天 长生不死 武动乾坤